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西壯族自治區監察委員會 主辦  

“破案先鋒”淪為“護黑所長”——南寧市公安局明秀派出所原所長廖章寶案件警示

發布時間:2020年01月19日 18:56 打印

   2018年7月13日,一張巨大無形的網迅速向南寧市西鄉塘區蘇盧村縮緊包圍圈。

 

   這天,南寧警方成功打掉蘇盧村特大涉黑涉惡犯罪團伙,周邊群眾紛紛為這一社會毒瘤被鏟除拍手稱快,而轄區派出所所長廖章寶的心里卻沒有絲毫痛快,反而陷入了深深的忐忑和不安。

 

  隨著調查組對“7.13”涉惡涉黃涉賭“保護傘”問題線索的進一步深挖,廖章寶利用職務便利,為犯罪團伙謀取利益,收受賄賂,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的行為漸漸浮出水面……

 

  思想松懈,警界明星向下隕落

 

  “我從小就有一個當警察的夢想,立志長大后做一名警察,保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打擊違法犯罪分子。”

 

  廖章寶曾是一個胸懷夢想的熱血青年。他通過自身努力,2000年考取了警官學校,在校就加入中國共產黨,2004年通過組織考核,成為一名人民警察。在南寧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工作期間,廖章寶因辦案成績突出,多次立功、受到嘉獎。組織多年的培養和工作的歷練,廖章寶逐漸成長為破案的能手,單位領導也把廖章寶作為重點培養的對象。2012年,廖章寶得到提拔重用,被任命為明秀派出所副所長,2017年他又獲得提拔,任命為明秀派出所所長。

 

  年紀輕輕就被委以重任,廖章寶儼然成了警界的明星。然而自從走上領導崗位開始,經不起誘惑的廖章寶就也踏上了自己的墮落之路。

 

  “自從當上明秀派出所副所長之后,在工作中經常接觸各行各業形形色色的人,同時也面臨著各種各樣大大小小的誘惑。想要拉攏我的,有在轄區開KTV、開網吧的老板,有房地產的老總,還有開按摩店的、做走私生意的、開賭場的等等,在這種復雜的工作環境中逐漸迷失了自我。誘惑多了,思想就松懈了。”廖章寶懺悔道。

 

  從一開始接受請客吃飯,到后來接收他人禮品禮金,廖章寶的行為越來越荒唐,底線越來越模糊,從“破案先鋒”“警界明星”一步步隕落。

 

  越陷越深,淪為黑惡勢力“保護傘”

 

  蘇盧村常住人口約4500人左右,流動人口高達6萬人左右,出租房屋26000余間,小巷有近20條。蘇盧村片區密集的人口和錯綜復雜的環境,成為黃賭行為滋生的“溫床”,黃賭現象成為這片區域多年以來履治不愈的頑疾。

 

  2015年下半年,社會人員李七(化名)來到南寧投奔在蘇盧村做生意的表哥,在家具店幫忙的過程中,他把目光瞄準了成本低、來錢快的“老虎機”生意。

 

  “老虎機”是一種專供他人賭博的機器。李七在蘇盧村租下鋪面,擺放“老虎機”供他人賭博,短短不到半年時間,李七嘗到甜頭,并且把“老虎機生意”越做越大,從開店之初的兩臺“老虎機”增加到4臺,再到后來的8臺。但是好景不長,李七在一次公安機關的打擊行動中被處以行政拘留的處罰。店鋪被公安機關查封,“老虎機”被沒收,心有余悸的李七決定先回老家避避風頭。2017年中,無所事事的李七認為“風聲”已過,于是回到蘇盧村重操舊業,繼續經營“老虎機”生意。

 

  重新回到蘇盧村的李七深知,如果沒有人“罩著”,“生意”再好做也不會長久。李七想起在明秀派出所擔任所長的老鄉廖章寶,于是他處心積慮,醞釀著他的“圍獵行動”。

 

  李七前面幾次到派出所找廖章寶,廖章寶對他態度很冷淡,甚至把他趕了出來。但是一次不行就找兩次,兩次不行就找第三次。軟磨硬泡之下,廖章寶沒有再拒絕他這位老鄉。在接受組織調查期間,廖章寶回憶道:“我早就知道李七是做‘老虎機’的,一開始不想理他,但是李七臉皮厚、肯低頭、嘴巴甜,他和我都說客家話,多見幾次之后我也沒有那么反感他了。他一開始給我送家鄉酸菜、楊梅這些土特產,有些小事我也叫李七幫跑腿,距離近了以后,我跟朋友吃宵夜,經常叫李七來幫買單。后來李七找我幫‘撈人’,他每次給我500到3000元不等的紅包……”

 

  廖章寶所說的“撈人”,就是通過送錢等不正當手段,把被明秀派出所抓獲的違法犯罪嫌疑人救出來。

 

  廖章寶自然知道李七主動接近自己的目的,但是自從當了副所長之后,自己的朋友圈都是“刀哥”“胖哥”這些充滿江湖氣的名字,哪里會對一個肯聽話的老鄉有什么防備,殊不知自己正被李七慢慢腐蝕,共產黨員的誓言和人民警察的榮耀早就忘得干干凈凈。

 

  廖章寶擔任明秀派出所所長之后,也經常組織警力到蘇盧村打擊黃賭行為。但是自從李七有了派出所所長廖章寶這座大靠山以后,李七的店很少被查,而其他同行的“老虎機”卻在打擊行動中被銷毀或者沒收。因此,李七愈發肆無忌憚,他擴大了“老虎機”賭博店的規模,同時開始組織“小姐”從事賣淫活動。

 

  在廖章寶的關照下,“李七的人”總是得到區別對待,都是“以罰代管”甚至直接釋放。賣淫的“小姐”紛紛依附李七,其他“雞頭”有事,也經常來求李七幫忙找廖章寶花錢“撈人”。李七也因此迅速在團伙中建立了自己的威信,江湖人稱“七哥”。在李七的“領導”下,蘇盧村的黑社會犯罪團伙在蘇盧村開賭場、組織賣淫、為了爭搶地盤打架斗毆,當地治安狀況持續惡化,周邊群眾苦不堪言。而姑息養奸以致這伙黑社會團伙發展壯大的,正是昔日的警界精英、時任轄區派出所所長的廖章寶。

 

  群眾報警多了以后,廖章寶也意識到情況不妙,如不加以控制,定會引起相關部門的注意。但是廖章寶還是不肯回頭,他指示李七,把蘇盧村的賣淫行為“規范”起來:一是所有賣淫女不準站街攬客;二是蘇盧村的一至三巷每條巷子只能開兩家提供賣淫服務的店招攬嫖客;三是每個月要求李七等人向其繳納3萬元“管理費”。李七對靠山廖章寶的指示自然完全照辦。在繳納管理費后,李七團伙違法犯罪活動更加猖獗,在廖章寶的刻意安排下,明秀派出所對群眾反映蘇盧村的治安問題也只是象征性地打擊,偶爾抓獲個別賣淫女也不予處罰,甚至在將賣淫嫌疑人帶回派出所的路上即行釋放。

 

  廖章寶已徹底淪為黑惡勢力的“保護傘”。

 

  欺瞞組織,“特殊手段”實為斂財

 

  2018年底,逃過“7.13”抓捕行動的李七在廣西博白縣被南寧市公安局西鄉塘分局抓捕歸案。

 

  當得知李七已被捕后,心虛的廖章寶猶如熱鍋上的螞蟻,如坐針氈,聽到了市紀委監委對其進行調查的“風聲”,預感到自己恐怕“躲不過去了”。

 

  為了應對調查,廖章寶準備了一套避重就輕的說辭,企圖蒙混過關。

 

  2019年初,廖章寶主動到市紀委監委駐市公安局紀檢監察組投案“自首”。

 

  “我在任明秀派出所所長期間,為了前期案件的經營,不得不采用‘特殊手段’,收取了相關人員的錢款,F我主動交代情況,并將收受的錢款5萬元上交組織。”來到紀檢監察組的廖章寶這樣交待。

 

  廖章寶不知道的是,市紀委監委早就已經對他涉嫌充當“保護傘”的行為有所掌握,他這套幼稚的說辭如何能夠逃過組織的法眼。廖章寶在市公安局紀檢組的“不老實”使他錯過了主動向組織承認錯誤的最后機會。

 

  在組織審查調查之初,廖章寶依然心存僥幸,堅持他在市公安局紀檢組的那套說辭。但是狡辯終究經不起組織的考驗,廖章寶編造的謊言在調查人員的追問下錯漏百出。隨著調查工作深入,經過組織的教育,最終,廖章寶開始醒悟,他逐漸向組織承認了自己的錯誤,如實供述了自己違紀違法的事實。

 

  背離初心,風光不再悔恨遲

 

  “我真的非常后悔,對不起組織,對不起家人,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據了解,廖章寶有兩個小孩,還有患重病的老人需要照顧。東窗事發后,家里的頂梁柱,瞬間轟然倒塌,照顧家庭的重擔都落在了妻子肩上。在接受調查期間,陷入絕望和無助的廖章寶才深感自己的行為愧對組織和家人,整日以淚洗面。

 

  “我沒有對黨章黨規和法律法規進行認真的學習,甚至連看都沒有看過,學習流于形式……”廖章寶說道。

 

  “在與各種各樣、形形色色的人接觸交往中,我忘記了自己是一名黨員,忘記了自己是一名執法者,忘記了自己的底線……”廖章寶在懺悔錄中寫道。

 

  隨著職務的升遷,當手中掌握一定權力后,廖章寶背離了初心,放松了對自己的要求,他長期忽視思想政治學習,理想信念逐步動搖直,喪失了共產黨人的政治靈魂,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發生了扭曲。當他開始后悔,想要找回初心,回歸組織的時候,卻為時已晚。

 

  2019年6月,廖章寶被市紀委監委給予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同年12月,南寧市邕寧區人民法院一審以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受賄罪數罪并罰,判處廖章寶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南寧市紀委監委 柳林 徐峰)

 

 

 

 

編輯:嚴雪瑩

最新麻将赌博技巧教学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手机 快三走势图 009期3d试机号 广西快乐十分21选5下载 上海时时乐彩经网 金囤在线_皆选杨方配资靠谱 上海时时乐彩票怎么样才可以买 发行股票价格 11选5技巧规律 管家婆两码中特